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孙越 > 第比利斯的黑玫瑰

第比利斯的黑玫瑰

 
格里鲍耶陀夫既是俄国外交官,也是作家、诗人和剧作家。他的代表作,是1824年完成的诗体韵律剧《聪明误》。俄国文艺批评家别林斯基称,《聪明误》是一个天才人物最崇高的创作。文革结束至今,《聪明误》在我国有多个中译本出版。俄罗斯剧院至今仍在上演《聪明误》。俄罗斯社会很多流行俚语都与剧中台词有关。
1828年,格里鲍耶陀夫奉沙皇旨意,经格鲁吉亚前往波斯上任俄国公使。早前,格里鲍耶陀夫在首都第比利斯,邂逅了16岁的贵族小姐恰芙恰瓦则。恰芙恰瓦则并非外人,而是格里鲍耶陀夫的格鲁吉亚朋友之女,恰芙恰瓦则的父亲为帝俄少将军官。格里鲍耶陀夫曾经教过姑娘弹奏钢琴。想当年,格里鲍耶陀夫初见恰芙恰瓦则时,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,转眼就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,她生得眉目传情,肌肤雪白,并有很好的教养,格里鲍耶陀夫如痴如醉地恋上了她。
格里鲍耶陀夫在一篇日记里,记录了他们初恋故事:格里鲍耶陀夫用餐时与恰芙恰瓦则相对而坐。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姑娘,心狂跳起来。忽然,他站起身,冲到她身边说:“跟我来,有话跟你说!”格里鲍耶陀夫拉起她走向另一个房间。那时他两眼放光,双颊滚烫,将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前,用梦呓般的法语向她求婚。他越说越快,她听罢激动地哭了起来,他紧紧拥抱着她,亲吻她淌满泪水的面庞。接着,他便拉起她去见她父母。他们得到了姑娘家人的祝福。
8月22日,33岁的格里鲍耶陀夫,在第比利斯的休尼亚东正教教堂迎娶二八佳人恰芙恰瓦则。根据教堂神父日志,格里鲍耶陀夫在举行加冕礼时,正患疟疾,浑身无力,四肢颤抖,将结婚戒指掉落在地,众人惊恐不已。根据当地习俗,遗落婚礼掉戒是不祥之兆。婚礼后,他们在恰芙恰瓦则家的庄园度蜜月。9月9日,格里鲍耶陀夫奉旨率领俄国外交师团出发前往德黑兰,恰芙恰瓦则也在随行的队伍中,那时她已有孕在身。10月7日,外交使团抵达波斯西北部城市大不里士。格里鲍耶陀夫鉴于波斯德黑兰局势复杂,担心妻子安全,决定将恰芙恰瓦则留在大不里士。随后,他便带着外交官员前去德黑兰觐见波斯国王洽商两国赔款事宜。俄国沙皇传旨让格里鲍耶陀夫对波斯施加压力,但此举令波斯国王颇为恼怒。
格里鲍耶陀夫与恰芙恰瓦则分别后日夜思念,他便给妻子买了一只别致的墨水瓶,还在上面用法文题词:“常来信,我的第比利斯天使。”格里鲍耶陀夫告诉恰芙恰瓦则,他将在1月28日离开德黑兰,前往大不里士与她相聚。但是,格里鲍耶陀夫由于公务繁忙拖期数天。熟料,30日清晨,大批宗教狂热分子突然包围了使馆并疯狂地进行打砸烧杀。波斯朋友前来救援,试图带领格里鲍耶陀夫和其他50名外交官从地下室转移,不幸被歹徒围困,一场搏杀之后悉数遇难。人们后来在俄国使馆附近找到格里鲍耶陀夫的尸体,他虽全身被打烂,但手中依然紧握一柄军刀......
再说恰芙恰瓦则对这一切并不知情,她仍在苦等格里鲍耶陀夫归来。直到2月13日,她才在人们劝说下离开大不里士回到第比利斯。当她得知格里鲍耶陀夫遇害后,悲伤不已,孩子也早产了。恰芙恰瓦则17岁守寡,直到去世再未嫁人。多年之后,恰芙恰瓦则的悲伤貌似抚平,每逢朋友来访,她也都笑脸相迎。但是,她在寡居的28年里,从未脱去那件祭悼的黑袍。全城人都认识她,称她为“第比利斯的黑玫瑰”。这朵美丽而忧郁的花,一生只为格里鲍耶陀夫绽放。
 
 
推荐 11
  • 发表评论
  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  • 腾讯转发
  • 新浪转发